首頁 >> 遞四方 >> 國內新聞 >> 一線醫護戰疫日記 日記內容是什麼?具體情況是?

一線醫護戰疫日記 日記內容是什麼?具體情況是?

2020年02月28日 14:25 來源:深港在線綜合 
接到馳援武漢的通知時,我正在科室值班。説實話,在接到通知之前,我也關注過武漢疫情的消息,也曾百感交集,想要做點什麼,但是在內心深處,我總覺得這場疫情似乎離我還很遙遠,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趕赴疫情一線。但是,就像院裏的宣傳海報上寫的那樣——時刻準備戰鬥。

  一線醫護戰疫日記

  1月25日,山東煙台

  使命在肩

  接到馳援武漢的通知時,我正在科室值班。説實話,在接到通知之前,我也關注過武漢疫情的消息,也曾百感交集,想要做點什麼,但是在內心深處,我總覺得這場疫情似乎離我還很遙遠,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趕赴疫情一線。但是,就像院裏的宣傳海報上寫的那樣——時刻準備戰鬥。

  命令來的就是這麼突然,當接到院領導的電話通知——“馳援武漢,有沒有困難?”時,我沒有任何猶豫地脱口而出:“沒有困難!”一切説的都那麼自然,彷彿早已想好,早已做好了一切準備,這就是軍人的使命!作為一名軍隊文職人員,我很慶幸能夠成為馳援武漢的一員,雖然內心也難以避免地產生了一些忐忑和焦慮,但是一想到國家有難,自己能夠挺身而出,更多的還是感到驕傲和自豪。我想,如果再讓我選一次,我依然會毫不猶豫的地選擇奔赴戰場。

  凌晨4時11分,電話鈴聲再次響起,院裏通知我準備好生活用品,隨時準備出發,所有隊員今天上午9點在機關樓會議室集合。“你再睡會吧,我替你收拾行李。”老公説道。我心中一甜,被老公的體貼感動了。窗外漆黑的夜空像一張無邊的大幕,但我的心裏卻跳着一團火,怎麼也無法入眠了。

  9點,所有人員都準時坐在了會議桌前,領導們一臉疲憊,顯然他們已經奮戰了一夜。院長傳達了上級關於馳援武漢的命令,提出了相關的要求,我們共同討論了需要攜帶的物資。

  一切都井井有條地推進着,經過一天的準備,一切就緒。我的心情突然變得急迫了起來,我想:武漢的同胞們此刻正期待着我們的到來。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1月28日,遼寧瀋陽

  千里出征

  出征武漢前夕,所有醫療隊員需統一赴瀋陽集結待命,在那裏我們將進行必要的崗前培訓。

  臨行前,老公專門為我張羅了一桌豐盛的午餐,全家人圍坐一桌,特地為我餞行。老公默默地為我夾着飯菜,婆婆不停地嘮叨着出門要注意的事項,公公不時地為我分析着疫情的大體形勢,平時一向調皮的兒子則依偎在我的身邊,一刻也不願離開。沒有醇厚的烈酒,也沒有深情的對白,有的只是默默的關心。淚水如同時光般凝固了,所有的話語都凍結在脣邊,此刻的畫面永遠的烙印在了我的腦海中,永遠不會消失。

  醫院領導為我們進行了簡單而又隆重的歡送儀式,老公和同事們也來為我送行。登上大巴後,我給老公發了條微信:“老公,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照顧好家人。”老公回覆:“我會照顧好孩子和爸媽的,你一定要平安回來。”眼淚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這些天的點點滴滴像放電影一樣在我的腦海中回放着,丈夫關切的囑託,兒子不捨的眼神,同事們關心的話語,都成為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印記。

  飛機落地瀋陽後,我們開始接受封閉式集訓。課程安排得很滿,在這裏,利用4天時間,我們先後學習了防護知識技能、信息化設備的使用方法、護理和治療技術等。因為大家都知道此次任務的嚴峻性,所有人員都學的得格外認真。在學習的過程中,我被大家空前的團結深深地感動了,雖然我們大部分人都來自不同的單位,甚至有很多還是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但就在這短短4天裏,在面對突發疫情的關口,戰友們不分彼此、互相幫助、毫無怨言,我深刻的地感受到了這個集體強大的凝聚力,我對抗擊疫情充滿了信心。

  2月2日,湖北武漢

  “封不住”的城

  出征的號角終於吹響了。醫療隊再度出發,奔赴武漢!空軍運輸機穩穩地降落在武漢天河機場,今天的天空陰沉沉的,像一個快要哭了的孩子,憋悶的空氣讓本就戴着口罩的我呼吸更加困難了。天氣預報説,最近可能會下雪,下了飛機,濕冷的北風吹在身上,會有深深的透體感,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武漢,這座昔日温暖的城市,此刻卻透露出深深的寒意。陰天帶來的低氣壓讓我不時地大口呼吸着空氣,即便呼吸有些困難,我卻不敢摘下口罩,只是把口罩戴的更緊了。

  前來接機的是聯勤保障部隊協同武漢市政府專門安排的大巴車,這些大巴車也是日後要每天接送我們來往火神山醫院的車。登上大巴車後,為了避免暈車,我坐在了靠窗的位置。連日來的訓練與奔波讓我有些睏倦,不禁打起盹來,迷迷糊糊間我彷彿聽到了有人在喊:“中國人民解放軍萬歲!你們辛苦了!武漢必勝!”分不清這聲音是來自夢中還是現實。我被深深地感動了,滾燙的淚水順着臉頰緩緩滑落,漸漸地衝開了原本混沌的思緒,望着車窗外一個個矗立的身影,一雙雙期盼的眼神,一聲聲真切的呼喚,我確信這吶喊是真實的。這身影、這聲音如大地般深刻而厚重,這一刻,我感到這座被封了的城市是“封不住”的。

  我們住宿的酒店是一座坐落在江邊的星級酒店,從酒店的窗户可以將江城的美景盡收眼底。遠方巍峨的黃鶴樓在陰沉沉的天空中若隱若現,樓上的燈火此刻已經黯淡了,不禁讓人想起了崔顥的那句詩“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蜿蜒的長江如巨龍般橫亙天地,林立的高樓與遠方的燈塔交相輝映,茫茫的江面與陰鬱的天空融為一體。原本繁華的街道此刻卻冷冷清清,失去了煙火氣。這還是我第一次來武漢,一直想來武漢旅遊,親臨黃鶴樓,感受古人的風采,此刻卻沒有這個興致了。但是,鋭旅已至,再續漢陽遊亦不遠矣。

  抵達武漢後,我們先參觀了火神山醫院,為醫院搬運了醫療物資,熟悉了醫院的內部結構,便於日後開展工作。這座體現了“中國速度”的醫院,10天前還是一片空地,如今正在為接收病人作着最後的準備。之後我們結合現地,開展必要的崗位培訓,確保每名隊員都能夠勝任自己的工作。一切必要的準備工作都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2月6日,湖北武漢

  護目鏡上的水霧

  頂着淅淅瀝瀝的小雨,我迎來了到達火神山醫院後的第一個大夜班,凌晨4點到早上8點,為了不耽誤前一班戰友的休息,我們早早便抵達了醫院。進入病區後的工作都是兩個人一組,互相協助、互相監督。因為身穿厚厚的防護服,所以我會感覺到非常不適,那種感覺有點類似於身處高空之中,耳邊會傳來嗡嗡的響聲,但是長時間的工作已經讓我不得不快速地適應這一切。

  室內外較大的温差外加機體散發的熱量讓護目鏡的防起霧處理變為徒勞,始終朦朧的狀態讓我幾乎變成了“盲人”。第一次在這種狀態下操作,我着實有些不適應,護目鏡上的霧氣讓我束手無策,我儘量降低呼吸頻率,想以此來減少護目鏡上的水霧,但是進入病房好一會,護目鏡的朦朧狀態依然沒有好轉。恍惚間,彷彿迎面走來了一個藍色的身影,看身高似乎是查房的醫生。我停下腳步,親切地打了一聲招呼:“你好。”但是令我詫異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回覆,對方不僅沒有回話,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這人什麼情況?這麼沒有禮貌?”我這樣想着。結果走近一看,原來剛剛的“醫生”只是一個過道門上的藍色“半清潔區”標識。“我説他怎麼一直杵在那不動呢?”我一時忍俊不禁。

  今天的主要任務是給18名病人抽血。這項平時對我來説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任務,此刻卻充滿了挑戰性。口罩、帽子、手套、防護服、護目鏡、防護面屏都給抽血帶來了極大的困難,呼出的熱氣讓護目鏡變得模糊,昏暗的燈光讓本就有限的視線變得更加不足,三層防護手套讓抽血也變得毫無手感。在抽血過程中,一個大媽問道:“姑娘,你們是來自部隊的麼?”我看着她那親切的眼神,笑着點了點頭。大媽露出了信任的微笑,“有你們在,我就放心了。”這句話讓我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經過2個小時的奮戰,抽血工作終於結束了。憑藉着多年的臨牀經驗,所有病人全部“一針見血”。抽完血後,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氣,防護服內早已濕透。除了基本的臨牀護理工作,我們還要記錄和反饋每個患者的需求和困難,比如晚上太吵、馬桶堵了等等,然後告訴專門的人員進行處理。所有的工作都分工明確、井井有條。

  2月8日, 湖北武漢

  尋找最佳視角

  繼大夜班休息一天之後,我的第一個白班開始了。對於白班來説最大的挑戰就是連續6個小時的不吃、不喝、不能大小便。穿防護服時,大家總會互相檢查防護效果。由於我個頭有點高,很容易導致帽子和護目鏡銜接不緊密,戰友們便拿來寬膠帶幫我粘縫隙。雖然這是一個很細微的動作,但是讓我心裏感覺很温暖。

  護目鏡上的水霧還是沒辦法解決,儘管戴它之前我是那麼認真地反覆地用碘伏擦拭了,結果還是一樣。這種狀態實在太影響工作效率,怎麼才能解決呢?我試着通過轉動腦袋以尋找最佳的角度,通過反覆的實驗,我終於發現了我的最佳視角——側臉、仰頭大約60°。以這個角度看過去,我的世界是清晰地。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我的世界瞬間敞亮了,藉着這一絲曙光,我迅速地開展工作。

  先給病人分飯,嚴密且笨重的防護措施讓原本輕鬆的分飯也變得異常艱難,每個患者一雙筷子、一份湯、一份盒飯,看似簡單的工作,我兩個小時也就分完了40多個患者的飯菜。分完飯菜後,我早已經累得汗流浹背了。然後我需要推着治療車,挨個病房給患者送飯,確保患者能夠按時吃飯,得到必要的營養補充。

  除此之外,我還要回應患者的各種需求:“沒有開水了,口罩沒了……”由於我在內走廊,並不能直接處理病人的生活需求,所以只能用對講機傳達給外走廊的護士。外走廊的護士也很忙,我只好一遍一遍地催促,一遍一遍地安撫!

  時間在忙碌中一分一秒的度過,我發現我有些過於自信膀胱儲備功能了,不應該早上喝稀飯,不應該又喝了半杯水,時鐘轉到12點的時候,我已經憋到了極限,後悔自己沒有帶尿不濕。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那漫長的脱防護服的時間……

  2月11日, 湖北武漢

  我們護士有力量

  自從來到武漢,時間彷彿進入了無限的循環,沒有黑夜和白晝的分別,也不知道每天過得是星期幾,因為太忙、太累,根本沒有精力去想。

  今天抵達病區後,整個走廊看不到一個護士。大約過了10分鐘,終於從病房走出來一個夜班護士,她已經累得連説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我關切地問她:“怎麼就你自己一個人?”“我的組員剛進來一會兒,就身體不適,出去了,一早上就我自己在忙活,我已經快累癱了。”她説。我頓時鼻子有點酸,"你還有什麼沒幹的,我幫你幹,你太累了!”“沒事,你們也很忙,我自己就可以。”她並沒有讓我幫忙,即使她看起來已經筋疲力盡了,但她還是咬牙堅持着做完才下班……看着她那堅強的身影,我們也投入到了今天忙碌的工作中……

  接班的時候夜班護士告訴我:“37牀、38牀所在的房間馬桶堵了,已經通知工作人員讓緊急來修了,這會兒如果有患者着急大小便,就安排去隔壁病房上廁所吧。”對於護士而言,除了臨牀護理操作要熟練,更要照顧好病人的生活與情緒。

  今天的治療任務是給20多個患者輸液,和37牀、38牀的患者交待好之後,我們迅速推治療車去查對輸液患者。大部分患者手上都帶着留置針,這讓我們減少了許多工作量。但是也有患者的針已經拔了,需要我們重新穿刺,還好,現在我有“上帝的視角”,不用太擔心扎針的問題。

  忙忙碌碌的時間過得總是很快,馬上就到下班時間了,交完班,還趕得上13:30的班車,如果趕不上,下一班就是一個小時以後了。我換好衣服,火速趕往車站,等我跑到站點,時間剛好是13:29。每一天都像這樣爭分多秒的過着,始終搶着時間向前……

  2月15日,湖北武漢

  保障有力

  連日來的奮鬥,不禁讓我有些疲憊。在這裏,休息成了最奢侈的事情。每個人都像是上了發條一樣,高速地運轉着。由於太過疲憊,今天多睡了一會,所以沒有來得及吃午飯。事實證明飢餓絕對是一件極為考驗人意志力的事情。

  今天的任務主要是處理第三、第四緩衝間的醫療垃圾,護目鏡、防護屏、雨靴、拖鞋、洗換衣褲等,都要樣樣分類,然後裝箱、後送。由於進出人員較多,每次值班要回收近100人換下來的物品。我穿着全副武裝的防護裝備,一刻不停地清理運送醫療垃圾,一包接着一包,瞬間感覺自己還能這麼“強壯”。長時間的體力勞動讓我有些發暈,汗比平時出的更多了,一陣陣飢餓感傳來,讓我感到一陣陣噁心。我堅持着把最後一包垃圾卸下,已經快要累到虛脱了。

  我都不知道是怎麼熬過這一下午的,早已餓的不知所措的我,已顧不上太多,在返回的車上到處詢問:“誰有吃的?”終於,有個戰友説道:“我這還有半根吃過的火腿腸,要不要?”我毫不猶豫地説了句:“好。”直接要過來那半根火腿腸,大口吃了起來。生平第一次感覺香火腿腸原來這麼好吃,以後上班前,一定要記得吃飯。

  回到酒店後,醫療隊正在為每個人配發牛肉乾、牛奶等食品,我瞬間感覺到了家的温暖,這已經不是醫療隊第一次配發食品了,前幾天的元宵節還專門為大家改善了伙食,較好的給大家提供了保障。

  以上就是【

  一線醫護戰疫日記

  1月25日,山東煙台

  使命在肩

  接到馳援武漢的通知時,我正在科室值班。説實話,在接到通知之前,我也關注過武漢疫情的消息,也曾百感交集,想要做點什麼,但是在內心深處,我總覺得這場疫情似乎離我還很遙遠,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趕赴疫情一線。但是,就像院裏的宣傳海報上寫的那樣——時刻準備戰鬥。

  命令來的就是這麼突然,當接到院領導的電話通知——“馳援武漢,有沒有困難?”時,我沒有任何猶豫地脱口而出:“沒有困難!”一切説的都那麼自然,彷彿早已想好,早已做好了一切準備,這就是軍人的使命!作為一名軍隊文職人員,我很慶幸能夠成為馳援武漢的一員,雖然內心也難以避免地產生了一些忐忑和焦慮,但是一想到國家有難,自己能夠挺身而出,更多的還是感到驕傲和自豪。我想,如果再讓我選一次,我依然會毫不猶豫的地選擇奔赴戰場。

  凌晨4時11分,電話鈴聲再次響起,院裏通知我準備好生活用品,隨時準備出發,所有隊員今天上午9點在機關樓會議室集合。“你再睡會吧,我替你收拾行李。”老公説道。我心中一甜,被老公的體貼感動了。窗外漆黑的夜空像一張無邊的大幕,但我的心裏卻跳着一團火,怎麼也無法入眠了。

  9點,所有人員都準時坐在了會議桌前,領導們一臉疲憊,顯然他們已經奮戰了一夜。院長傳達了上級關於馳援武漢的命令,提出了相關的要求,我們共同討論了需要攜帶的物資。

  一切都井井有條地推進着,經過一天的準備,一切就緒。我的心情突然變得急迫了起來,我想:武漢的同胞們此刻正期待着我們的到來。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1月28日,遼寧瀋陽

  千里出征

  出征武漢前夕,所有醫療隊員需統一赴瀋陽集結待命,在那裏我們將進行必要的崗前培訓。

  臨行前,老公專門為我張羅了一桌豐盛的午餐,全家人圍坐一桌,特地為我餞行。老公默默地為我夾着飯菜,婆婆不停地嘮叨着出門要注意的事項,公公不時地為我分析着疫情的大體形勢,平時一向調皮的兒子則依偎在我的身邊,一刻也不願離開。沒有醇厚的烈酒,也沒有深情的對白,有的只是默默的關心。淚水如同時光般凝固了,所有的話語都凍結在脣邊,此刻的畫面永遠的烙印在了我的腦海中,永遠不會消失。

  醫院領導為我們進行了簡單而又隆重的歡送儀式,老公和同事們也來為我送行。登上大巴後,我給老公發了條微信:“老公,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照顧好家人。”老公回覆:“我會照顧好孩子和爸媽的,你一定要平安回來。”眼淚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這些天的點點滴滴像放電影一樣在我的腦海中回放着,丈夫關切的囑託,兒子不捨的眼神,同事們關心的話語,都成為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印記。

  飛機落地瀋陽後,我們開始接受封閉式集訓。課程安排得很滿,在這裏,利用4天時間,我們先後學習了防護知識技能、信息化設備的使用方法、護理和治療技術等。因為大家都知道此次任務的嚴峻性,所有人員都學的得格外認真。在學習的過程中,我被大家空前的團結深深地感動了,雖然我們大部分人都來自不同的單位,甚至有很多還是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但就在這短短4天裏,在面對突發疫情的關口,戰友們不分彼此、互相幫助、毫無怨言,我深刻的地感受到了這個集體強大的凝聚力,我對抗擊疫情充滿了信心。

  2月2日,湖北武漢

  “封不住”的城

  出征的號角終於吹響了。醫療隊再度出發,奔赴武漢!空軍運輸機穩穩地降落在武漢天河機場,今天的天空陰沉沉的,像一個快要哭了的孩子,憋悶的空氣讓本就戴着口罩的我呼吸更加困難了。天氣預報説,最近可能會下雪,下了飛機,濕冷的北風吹在身上,會有深深的透體感,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武漢,這座昔日温暖的城市,此刻卻透露出深深的寒意。陰天帶來的低氣壓讓我不時地大口呼吸着空氣,即便呼吸有些困難,我卻不敢摘下口罩,只是把口罩戴的更緊了。

  前來接機的是聯勤保障部隊協同武漢市政府專門安排的大巴車,這些大巴車也是日後要每天接送我們來往火神山醫院的車。登上大巴車後,為了避免暈車,我坐在了靠窗的位置。連日來的訓練與奔波讓我有些睏倦,不禁打起盹來,迷迷糊糊間我彷彿聽到了有人在喊:“中國人民解放軍萬歲!你們辛苦了!武漢必勝!”分不清這聲音是來自夢中還是現實。我被深深地感動了,滾燙的淚水順着臉頰緩緩滑落,漸漸地衝開了原本混沌的思緒,望着車窗外一個個矗立的身影,一雙雙期盼的眼神,一聲聲真切的呼喚,我確信這吶喊是真實的。這身影、這聲音如大地般深刻而厚重,這一刻,我感到這座被封了的城市是“封不住”的。

  我們住宿的酒店是一座坐落在江邊的星級酒店,從酒店的窗户可以將江城的美景盡收眼底。遠方巍峨的黃鶴樓在陰沉沉的天空中若隱若現,樓上的燈火此刻已經黯淡了,不禁讓人想起了崔顥的那句詩“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蜿蜒的長江如巨龍般橫亙天地,林立的高樓與遠方的燈塔交相輝映,茫茫的江面與陰鬱的天空融為一體。原本繁華的街道此刻卻冷冷清清,失去了煙火氣。這還是我第一次來武漢,一直想來武漢旅遊,親臨黃鶴樓,感受古人的風采,此刻卻沒有這個興致了。但是,鋭旅已至,再續漢陽遊亦不遠矣。

  抵達武漢後,我們先參觀了火神山醫院,為醫院搬運了醫療物資,熟悉了醫院的內部結構,便於日後開展工作。這座體現了“中國速度”的醫院,10天前還是一片空地,如今正在為接收病人作着最後的準備。之後我們結合現地,開展必要的崗位培訓,確保每名隊員都能夠勝任自己的工作。一切必要的準備工作都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2月6日,湖北武漢

  護目鏡上的水霧

  頂着淅淅瀝瀝的小雨,我迎來了到達火神山醫院後的第一個大夜班,凌晨4點到早上8點,為了不耽誤前一班戰友的休息,我們早早便抵達了醫院。進入病區後的工作都是兩個人一組,互相協助、互相監督。因為身穿厚厚的防護服,所以我會感覺到非常不適,那種感覺有點類似於身處高空之中,耳邊會傳來嗡嗡的響聲,但是長時間的工作已經讓我不得不快速地適應這一切。

  室內外較大的温差外加機體散發的熱量讓護目鏡的防起霧處理變為徒勞,始終朦朧的狀態讓我幾乎變成了“盲人”。第一次在這種狀態下操作,我着實有些不適應,護目鏡上的霧氣讓我束手無策,我儘量降低呼吸頻率,想以此來減少護目鏡上的水霧,但是進入病房好一會,護目鏡的朦朧狀態依然沒有好轉。恍惚間,彷彿迎面走來了一個藍色的身影,看身高似乎是查房的醫生。我停下腳步,親切地打了一聲招呼:“你好。”但是令我詫異的是,我沒有收到任何回覆,對方不僅沒有回話,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這人什麼情況?這麼沒有禮貌?”我這樣想着。結果走近一看,原來剛剛的“醫生”只是一個過道門上的藍色“半清潔區”標識。“我説他怎麼一直杵在那不動呢?”我一時忍俊不禁。

  今天的主要任務是給18名病人抽血。這項平時對我來説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任務,此刻卻充滿了挑戰性。口罩、帽子、手套、防護服、護目鏡、防護面屏都給抽血帶來了極大的困難,呼出的熱氣讓護目鏡變得模糊,昏暗的燈光讓本就有限的視線變得更加不足,三層防護手套讓抽血也變得毫無手感。在抽血過程中,一個大媽問道:“姑娘,你們是來自部隊的麼?”我看着她那親切的眼神,笑着點了點頭。大媽露出了信任的微笑,“有你們在,我就放心了。”這句話讓我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經過2個小時的奮戰,抽血工作終於結束了。憑藉着多年的臨牀經驗,所有病人全部“一針見血”。抽完血後,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氣,防護服內早已濕透。除了基本的臨牀護理工作,我們還要記錄和反饋每個患者的需求和困難,比如晚上太吵、馬桶堵了等等,然後告訴專門的人員進行處理。所有的工作都分工明確、井井有條。

  2月8日, 湖北武漢

  尋找最佳視角

  繼大夜班休息一天之後,我的第一個白班開始了。對於白班來説最大的挑戰就是連續6個小時的不吃、不喝、不能大小便。穿防護服時,大家總會互相檢查防護效果。由於我個頭有點高,很容易導致帽子和護目鏡銜接不緊密,戰友們便拿來寬膠帶幫我粘縫隙。雖然這是一個很細微的動作,但是讓我心裏感覺很温暖。

  護目鏡上的水霧還是沒辦法解決,儘管戴它之前我是那麼認真地反覆地用碘伏擦拭了,結果還是一樣。這種狀態實在太影響工作效率,怎麼才能解決呢?我試着通過轉動腦袋以尋找最佳的角度,通過反覆的實驗,我終於發現了我的最佳視角——側臉、仰頭大約60°。以這個角度看過去,我的世界是清晰地。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我的世界瞬間敞亮了,藉着這一絲曙光,我迅速地開展工作。

  先給病人分飯,嚴密且笨重的防護措施讓原本輕鬆的分飯也變得異常艱難,每個患者一雙筷子、一份湯、一份盒飯,看似簡單的工作,我兩個小時也就分完了40多個患者的飯菜。分完飯菜後,我早已經累得汗流浹背了。然後我需要推着治療車,挨個病房給患者送飯,確保患者能夠按時吃飯,得到必要的營養補充。

  除此之外,我還要回應患者的各種需求:“沒有開水了,口罩沒了……”由於我在內走廊,並不能直接處理病人的生活需求,所以只能用對講機傳達給外走廊的護士。外走廊的護士也很忙,我只好一遍一遍地催促,一遍一遍地安撫!

  時間在忙碌中一分一秒的度過,我發現我有些過於自信膀胱儲備功能了,不應該早上喝稀飯,不應該又喝了半杯水,時鐘轉到12點的時候,我已經憋到了極限,後悔自己沒有帶尿不濕。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那漫長的脱防護服的時間……

  2月11日, 湖北武漢

  我們護士有力量

  自從來到武漢,時間彷彿進入了無限的循環,沒有黑夜和白晝的分別,也不知道每天過得是星期幾,因為太忙、太累,根本沒有精力去想。

  今天抵達病區後,整個走廊看不到一個護士。大約過了10分鐘,終於從病房走出來一個夜班護士,她已經累得連説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我關切地問她:“怎麼就你自己一個人?”“我的組員剛進來一會兒,就身體不適,出去了,一早上就我自己在忙活,我已經快累癱了。”她説。我頓時鼻子有點酸,"你還有什麼沒幹的,我幫你幹,你太累了!”“沒事,你們也很忙,我自己就可以。”她並沒有讓我幫忙,即使她看起來已經筋疲力盡了,但她還是咬牙堅持着做完才下班……看着她那堅強的身影,我們也投入到了今天忙碌的工作中……

  接班的時候夜班護士告訴我:“37牀、38牀所在的房間馬桶堵了,已經通知工作人員讓緊急來修了,這會兒如果有患者着急大小便,就安排去隔壁病房上廁所吧。”對於護士而言,除了臨牀護理操作要熟練,更要照顧好病人的生活與情緒。

  今天的治療任務是給20多個患者輸液,和37牀、38牀的患者交待好之後,我們迅速推治療車去查對輸液患者。大部分患者手上都帶着留置針,這讓我們減少了許多工作量。但是也有患者的針已經拔了,需要我們重新穿刺,還好,現在我有“上帝的視角”,不用太擔心扎針的問題。

  忙忙碌碌的時間過得總是很快,馬上就到下班時間了,交完班,還趕得上13:30的班車,如果趕不上,下一班就是一個小時以後了。我換好衣服,火速趕往車站,等我跑到站點,時間剛好是13:29。每一天都像這樣爭分多秒的過着,始終搶着時間向前……

  2月15日,湖北武漢

  保障有力

  連日來的奮鬥,不禁讓我有些疲憊。在這裏,休息成了最奢侈的事情。每個人都像是上了發條一樣,高速地運轉着。由於太過疲憊,今天多睡了一會,所以沒有來得及吃午飯。事實證明飢餓絕對是一件極為考驗人意志力的事情。

  今天的任務主要是處理第三、第四緩衝間的醫療垃圾,護目鏡、防護屏、雨靴、拖鞋、洗換衣褲等,都要樣樣分類,然後裝箱、後送。由於進出人員較多,每次值班要回收近100人換下來的物品。我穿着全副武裝的防護裝備,一刻不停地清理運送醫療垃圾,一包接着一包,瞬間感覺自己還能這麼“強壯”。長時間的體力勞動讓我有些發暈,汗比平時出的更多了,一陣陣飢餓感傳來,讓我感到一陣陣噁心。我堅持着把最後一包垃圾卸下,已經快要累到虛脱了。

  我都不知道是怎麼熬過這一下午的,早已餓的不知所措的我,已顧不上太多,在返回的車上到處詢問:“誰有吃的?”終於,有個戰友説道:“我這還有半根吃過的火腿腸,要不要?”我毫不猶豫地説了句:“好。”直接要過來那半根火腿腸,大口吃了起來。生平第一次感覺香火腿腸原來這麼好吃,以後上班前,一定要記得吃飯。

  回到酒店後,醫療隊正在為每個人配發牛肉乾、牛奶等食品,我瞬間感覺到了家的温暖,這已經不是醫療隊第一次配發食品了,前幾天的元宵節還專門為大家改善了伙食,較好的給大家提供了保障。

  以上就是【遞四方】相關內容,更多遞四方請關注深港在線。

看新聞累了,來一部小編為您推薦的熱門網絡小説,放鬆一下吧
點擊閲讀更多熱門網絡小説
分享: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深港在線綜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網編輯蒐集整理,並加入大量個人點評、觀點、配圖等內容,版權均屬於深港在線,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本網轉載並註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作品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③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週內與本網聯繫,我們將在您聯繫我們之後24小時內予以刪除,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深港櫥窗
贊助商
實用信息